烈性塘背

来源:闽西新闻网—闽西日报2018-11-29 10:08 字号:

图为长汀南山塘背革命烈士纪念碑。

□ 戴春兰

一个村庄,不能只是百度词条上生硬又雷同的注释。百度上的记载是扁平化的,一个面积,一个人口,寥寥几行文字,就能对应一个活色生香的村寨吗?更多古今的阅读,更多细节的填充,需要你徜徉其间细细品味。

譬如,长汀南山的塘背。

塘背暴动。这场89年前农历十月初四拂晓发动的武装暴动,由700余农民自发组织,一路高歌猛进,分田分粮,成立乡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,编入红军序列,参加历次反“围剿”战斗,幸存者参加长征。直到共和国成立,这个小小的村庄与敌人进行大小战斗450多次,消灭敌人近千人, 230位优秀儿女英勇牺牲。

塘背老酒。这种远近闻名的老酒,一改米酒的温婉,琥珀般清亮,入口老辣,后劲强劲,几杯下肚,似燃起熊熊烈火,能使饮者久久沉酣。

该是怎样烈性的村庄,才能如此沉潜刚克又令人荡气回肠?

一下车,马路边挨挨挤挤葱茏繁茂的都是桂花树。700多亩的黑土地上,涌动着连绵起伏的绿色海涛。每一棵树都比碗口粗壮,生得俊朗大气,枝丫自由地伸展,锯齿边的叶片下,丛丛簇簇攒生着桂花,宛如十三四岁害羞的豆蔻女孩紧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那花朵只如米粒大小,袍子般明艳的金黄,分成均匀肥厚的四瓣,中间藏一茎短小的花蕊。

秋风起,冥冥之中听得召唤,桂花呼啦啦开满枝头,像赶赴盛会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如此羞涩微小的桂花,竟能散发出如此浓烈馥郁的香味,不等近身便扑面而来,娇憨地痴缠着你。遇着风吹雨打,桂花簌簌地落下,晨起便看见满地碎金,密密地平铺着,给单调的地面穿上一件碎花衣裳。若是仿着琦君的《桂花雨》,在地上铺上薄膜收集桂花,那桂花便能和蜜呀糖呀相依相伴,为平凡的日子簪上一朵甜笑。

这些桂花树会同罗汉松、红豆杉,成了村民们的“绿色银行”,单单今年销售就达十几万株,远销浙江、河北等地,那些列队穿梭的车辆满载春的讯息,丰盈又美好!

设若只有绿化苗木,那塘背也算不得出奇。顺着沿河路施施而行,我们由衷发出的赞叹越来越多:

村头山脚两个幽深的溶洞,冬暖夏凉,端的洞天福地,被开辟成天然“窑藏酒库”。800多户人家,平均每家酿造500斤塘背老酒呢,一瓮一瓮百多两百斤的塘背老酒整齐地摆放在地上或架子上,寒来暑往,几度春秋,瓮里的酒水进行着不为人知的变幻,直出落得软玉温香艳、冠群芳,在开启的那一瞬便收集无数钦羡的目光。

近水的50亩农田深挖细作,铺设“防逃网”,架好增氧机,调试温度湿度一丝不苟,只为澳洲小青龙在遥远的国度安家落户。这些小龙虾对水和食物清洁度要求高,肉质鲜美,现在只长得七八两重,张牙舞爪、霸气外露,已有不少商家前来订货,供不应求。

蔬果大棚内,芥蓝青菜郁郁葱葱,茄子紫胀了脸,百香果大如鸭蛋,丝瓜瓠瓜青翠壮实,鱼塘中鱼群如云鳞光闪闪,果园里金黄的柑橘累累如珠,厚厚实实的收获绘出好一个塘背丰秋!

虽是冬闲,路上家中绝少见到闲逛的人,遇见的塘背人或脚步匆匆神色淡定,或埋头收获挑选装箱,或紧握手机敲定商品数量安排发货,忽然间,我想起那句流传甚广的断言:

“南山新生产业的带头人必定是塘背人!”

因此,我极度渴望,向久未踏足村庄的你介绍如此烈性又意气风发的塘背,曾在战乱中韧性绽放,曾在贫困中难掩暗香,更在改革浪潮中续写辉煌!

[责任编辑:曹林]

推荐: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| 闽西日报新赚钱知道APP

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赚钱知道APP